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荡舟戏荷田

平静中寻一份安宁,淡然里求一刻幸福。

 
 
 

日志

 
 

【引文】唐.贞观十八学士  

2012-02-12 15:49:32|  分类: 滚滚长江东逝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唐.贞观十八学士

 

【引文】唐.贞观十八学士 - 荡舟戏荷田 - 荡舟戏荷田

 

“贞观十八学士”是一群博览古今、明达政事、善于文辞的文人,他们追随唐太宗李世民,各以其力,为国家统一、政治稳定和文化建设,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简介


  唐太宗李世民的“贞观之治”,一直为后人所称道。李世民是中国封建社会里难得的一代明君,而他的明,主要就明在善于识人,善于用人。本文阐述的他与十八学士的关系,实在有许多发人深省之处。

历史

  武德四年(621年),唐高祖李渊拜李世民为大策上将军。当时,主要的逐鹿对手如金城薛仁杲、武威李轨、晋北刘武周、河北窦建德、洛阳王世充等人皆先后被打败。于是,李世民便由武功转为文治,在天策府开设文学馆,广招天下学士入馆,先后入选的有褚亮杜如晦房玄龄于志宁苏世长薛收姚思廉陆德明孔颖达李玄道李守素虞世南蔡允恭颜相时许敬宗薛元敬盖文达苏勖十八人,号称“十八学士”。他们皆是“以本官兼文学馆学士”,即都是兼职学士。李世民招选这批兼职学士进天策府来做什么呢?据《新唐书?褚亮传》载:“(十八学士)凡分三番,递宿于阁下,悉给珍膳。每暇日,访以政事,讨论文籍,榷略前载,无常礼之间。”这好像又是一个较为严密的组织,“武德七年,(薛)收卒,复招东虞州录事参军刘孝孙补之”,似乎是非要补足十八人不可。李世民对“十八学士”很重视,他“遣图其状貌,题其名字、爵里,乃命(褚)亮为之像赞,号《十八学士写真图》,藏之书府,以彰礼贤之重也”。时人也因入选而感荣耀,“预入馆者,时所倾慕,谓之‘登瀛洲’”。

       李世民对“十八学士”非常重视。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被立为皇太子,入主东宫,天策府文学馆被解散,但文学馆里的“十八学士”中的大部分人仍追随李世民,为世民所重。如太子东宫府的官属,据《资治通鉴》卷一九一载:高祖“以宇文士及为太子詹事,长孙无忌、杜如晦为左庶子,高士廉、房玄龄为右庶子,尉迟敬德为左卫率,程知节为右卫率,虞世南为中舍人,褚亮为舍人”,东宫府的官属是由高祖李渊任命的,任谁与不任谁当然由高祖决定,而不能完全取决于李世民。然而,就是由高祖任命的九人中,原文学馆学士就有四人,可知在东宫府官属的任命上,李世民是提过建议或做过工作的。武德四年,李世民即皇帝位,九月初“置弘文馆于殿侧,精选天下文学之士虞世南、褚亮,姚思廉、欧阳询、蔡允恭、萧德言等,以本官兼学士,令更日宿直,听朝之隙,引入内殿,讲论前言往行,商榷政事,或至夜分乃罢。”随后,盖文达、许敬宗也相继兼任弘文馆学士。这里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弘文馆学士的任命权全在李世民手中,故八人中,原文学馆学士就占了六个席位;二是从时间上看,八月即位,九月初就置馆招人,时间上之紧急透露出心情上的迫切。由此可见,李世民即皇帝位后对“十八学士”仍然十分器重。  

        从天策府到东宫府,从东宫府到弘文馆,“十八学士”中的大部分人都追随李世民。李世民对他们也是恩宠有加,他们在世时,他关心他们生活,给予丰厚的赏赐;他们病了,他亲自去看望,或派人送药;他们去世了,他为之料理后事,还经常在梦中见到他们。如薛收“寝疾,王(李世民)遣使临问,相望于道,命舆疾至府,亲举袂抚之,论述平生,感慨涕泗”。杜如晦病重时,李世民“亲至其家,抚之梗塞”,及其去世时,“帝哭为恸”,后“每得佳物,辄思如晦,遣使赐其家。久之,谓及如晦,必流涕”。房玄龄病危时,李世民“命凿苑垣以便候问,亲握手与决”。对于于志宁,“上尝宴近臣,问:志宁安在?有司奏:敕召三品,志宁品第四。帝悟,特诏预宴,因为散骑常侍,太子左庶子,黎阳县公。”虞世南作为李世民的诗友和政治顾问,他们的关系更是亲密。李世民多次对人说:“世南于我犹一体。”虞世南死后,李世民还多次梦见他。另外,在李世民之前去世的孔颖达、虞世南、姚思廉、房玄龄、薛收、褚亮都得到了陪葬昭陵的厚遇。

       李世民为何对“十八学士”如此器重和恩宠?他们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他们在李世民的政治生涯中到底有何贡献?

评价


  “十八学士”是一群博览古今、明达政事、善于文辞的文人。入唐前,其中的大部分人就已经是名重四方、誉倾一时的知名人物了。根据他们的特长,约可分为三类:一,以文学著称于世的,有虞世南、蔡允恭、褚亮、薛收、薛元敬、许敬宗等人。如虞世南,与其兄虞世基受学于顾野王,文章婉缛,深得徐陵赏识,“名重当时,故议者方晋二陆”。褚亮“年十八,诣陈仆射徐陵,陵与语,异之。后主召见,使赋诗,江总诸词人在席,皆服其工”。薛元敬“与(薛)收及收族兄德音齐名,世称河东三凤”。二,以学术名重一时的,有孔颖达、陆德明、盖文达、颜相时、姚思廉、李守素等人。如孔颖达,“炀帝召天下儒生集东都,诏国子秘书学士与议论,颖达为冠,而年最少,老师宿儒耻出其下,阴遣刺客刺之,匿杨玄感家得免。”其学高如此。关于陆德明,据说王世充欲以“陆德明为汉王师,令玄恕就其家行束修礼,德明耻之,服巴豆散,卧称病,玄恕入跪床下,对之遗利,竞不与语”。盖文达“博涉前载,尤明《春秋》三家,与宗人文懿同以儒学称,时号‘二盖’。姚思廉是陈吏部尚书姚察之子,精于《汉书》,以史学名家。李守素是姓氏学专家,世号“行谱”。颜相时是颜师古之弟,以儒学名世。三是房玄龄、杜如晦、李玄道、苏世长、于志宁、苏勖等人,各以其长擅名一时。如房、杜二人,少时皆以聪敏博学、好谈文史著称,都深得隋吏部尚书高孝基的器重。高孝基评房玄龄说:“仆阅人多矣,未见如此郎者。必成伟器,但恨不睹其耸壑凌霄耳。”说杜如晦“有应变之才,当为栋梁之用”。李玄道是山东冠族,以“识量”著称。苏世长擅应对,于志宁“有名于时”,二人皆深得高祖李渊之礼遇。入唐前,“十八学士”中的大部分人已是誉倾一时的知名人物。入唐后,他们追随李世民,各以其力,为国家统一、政治稳定和文化建设,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政治的统一和稳定方面


  首先,在国家政治的统一和稳定方面。在唐初统一全国的几次大战役中,“十八学士”中的房玄龄、杜如晦功勋卓著。学者或称魏征是太宗群臣中最杰出的人物,其实,魏征一直是以一位不屈不挠的道德家和谏诤者见称的,太宗群臣中的实干家是房玄龄和杜如晦。他们在战争期间为太宗“收取人物”,荐举将才,分别以“善谋”和“能断”帮助太宗打天下,尔后又直接策划玄武门事变,帮助太宗取太子位。可以说,房、杜不仅是实干家,也是太宗的心腹。唐朝之建立和太宗之继位,皆与二人直接相关。除房、杜外,最得太宗之信任者要算虞世南,他是太宗身边最重要的秘书侍从,他的德行、忠直、博学、文词和书翰,曾被太宗称为“五绝”,称许他为“当代名臣,人伦准臣”。另外,薛收、许敬宗、薛元敬曾专掌军府书檄和朝廷诰令,深得太宗之赏识。褚亮在战争期间,“尝预秘谋,有裨补之益”。就是浅学、嗜酒、简率无威仪的苏世长,在贞观年间,出使突厥,“与颉利争礼,不屈,拒却赂遗”,也为大唐王朝赢得了荣誉。

文化建设方面
       其次,在文化建设方面。太宗贞观年间的文化建设工作基本上是由“十八学士”完成的。如在儒学研究上,“十八学士”中的孔颖达、陆德明、颜相时、盖文达,最为杰出。孔颖达的《五经正义》、陆德明的《经典释文》,名重一时,泽及后世。盖文达是当时著名的《春秋》学者。颜相时与其兄颜师古齐名,以儒学名世。其时人才济济,成果丰硕,非他世可比,故范祖禹说:“唐之儒学,惟贞观、开元为盛。”在史学方面,唐初史学兴盛,唐太宗又尤重史之鉴戒作用,故于贞观三年(629年)设史馆,由房玄龄主持编写前六代史。“十八学士”中的姚思廉、蔡允恭、许敬宗有史著传世。在文学创作上,“十八学士”中的大部分人皆有诗、文传世,其中影响最大者是许敬宗、虞世南。如虞世南,据现存史料记载,他是唐代较早反对宫体诗的作家,“帝尝作宫体诗,使赓和,世南曰:圣作诚工,然体非雅正,上之所好,下必有甚者,臣恐此诗一传,天下风靡,不敢奉诏。帝曰:联试卿耳。”这对革新初唐文风当是起过一定作用的。

辅佐太子的工作方面


  第三,在辅佐太子的工作方面。封建统治者为了世传天下,希望太子得到良好的教育,因而多选择德高望重、学识渊博之人担任东宫僚属。“十八学士”中除李玄道、李守素、盖文达、苏世长、薛收、颜相时六人,其他十二人都曾先后在太子世民、承乾、李治的东宫中做过僚属,其中于志宁、孔颖达、房玄龄等人因辅佐有功,而多次得到唐太宗的奖赏。而于志宁又是其中以辅佐太子闻名的,综其一生,皆在从事辅佐太子的工作。他多次上疏切谏,惹怒了太子,以致太子承乾曾两次派人刺杀他。唐太宗对他甚为倚重,曾对他说:“今太子幼,卿当辅以正道,无使邪僻启其心,勉之,官赏可不次得也。”

       “十八学士”帮助唐太宗打天下、治国家。太宗即位后,又以他们去辅佐太子。他即位不久,即立长子承乾为太子,然承乾在诸多方面有失规矩,太宗便有废承乾立李泰的想法。贞观十年(636年)二月,“以越王泰为魏王,泰不之官,以金紫光禄大夫张亮行都督事。上以泰好文学,礼接士大夫,特命于其府别置文学馆,听自引召学士”。胡三省注云:“为泰图东宫张本。”胡氏此注极为精审,因为唐太宗本人就是依靠天策府文学馆的“十八学士”打天下、入东宫、治国家的,因而他也希望李泰走这条道路。李泰最终没有成功,并不是这条路有问题,而是遇到了以长孙无忌为代表的关陇胡汉集团的阻碍。这里,牵涉到南北文化的冲突问题。“十八学士”是一个南北文化代表的集合体,唐太宗招览“十八学士”,并与之朝夕相处,体现了唐太宗兼容南北的胸襟。故《旧唐书?太子承乾传》载:“高祖呼太宗小名谓斐寂等:此儿典兵既久,在外专制,读书为汉所教,非复我昔日子。”胡三省《资治通鉴》“武德四年”注云:“唐太宗以武定祸乱,出入行间,与之俱者,皆西北骁武之士,至天下既定,精选弘文馆学士,日夕与议论商榷者,皆东南儒生也。”太宗深知统一帝国的文化建设须兼容南北,“好文学”的李泰正有此种兼容胸襟,而承乾素无学术,质近顽鲁,难当此任。此太宗命李泰“于其府别置文学馆,听自引召学士”之本意所在。  

      “十八学士”在唐初的贡献,主要有如上三点,而这三点正是唐太宗立国、治国之根本。可以说,“十八学士”是唐太宗平天下、入东宫、治国家的重要助手。故柳冕《与权侍郎书》说:“昔唐虞之盛也,十六族而已;周之兴也,十贤而已;汉之王也,三杰而已;太宗之盛也,十八学士而已。岂多乎载?”元稹《教本书》亦说:“洎我太宗文皇帝之在藩邸,以至于为太子也,选知道德得十八人与之游习。即位之后,虽游宴饮食之间,若十八人者,实在其中。上失无不言,下情无不达,不四三年而名高盛古,岂一二日而致是乎?游习之渐之。”范仲淹《奏上时务书》亦云:“唐兴之时,特开馆殿,以待贤俊,得学士十八人,声满天下,此文皇帝养将相之才,以论道经邦而成大化也。”贞观之治,“十八学士”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在唐初政治舞台上,“十八学士”是一个产生过重要影响的文人集团。唐代史家蒋父著《秦府十八学士》一书,以记载其事迹。后人也模仿唐太宗,重建“十八学士”集团,如武则天时,“北门学士”多参预机密,议论政事,“张易之、昌宗尝命画工图写武三思及纳言李峤、凤阁侍郎苏味道、夏官侍郎李迥秀、麟台少监王绍宗等十八形象,号为《高士图》。”唐玄宗时,集贤院也有“十八学士”,玄宗模仿太宗,命画工画《开元十八学士图》,并亲自撰写赞文。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太宗“十八学士”开启了学士参政之先例。六朝时虽有各类学士名目,但那时的学士地位不高,仅从事文字工作。太宗“十八学士”始介入政治;武则天时的“北门学士”参掌机密,分宰相之权;唐代中后期,翰林学士居宰相之次、列百官之上,有“内相”之称。据此可知,太宗“十八学士”对唐代政治之影响,的确是非常深远的。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