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荡舟戏荷田

平静中寻一份安宁,淡然里求一刻幸福。

 
 
 

日志

 
 

引用 生活因幽默而美丽【幽默漫谈十篇】   

2012-03-05 13:11:58|  分类: 文海清波(引用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强!古人10个长寿秘诀曝光 - 温柔细雨 - 一丝小雨盈盈而落......

 

生活因幽默而美丽
 

编辑制作:温柔细雨
 
强!古人10个长寿秘诀曝光 - 温柔细雨 - 一丝小雨盈盈而落......

  

    

     什么是“幽默”,人人都知道。但要确切地给“幽默”下个定义,似乎又不太容易。
  《辞海》里“幽默”是这样解释的:“美学名词。通过影射、讽喻、双关等修辞手法,在善意的微笑中,揭露生活的乖讹和不通情理之处。”  
  看来幽默是针对人的弱点,或者与生活中不很协调的现象,以善意的方式表现出来的。此说固然有理,但我以为它主要还是一种对待生活从容、豁达的态度;倒不在于揭露什么或嘲讽什么,而是给人以启迪与思维的空间。
  
  当前这个社会,很讲究娱乐、休闲。自然幽默也就成了当下社会一个非常时髦的话题。然而:我认为现今许多流行的、冠以幽默头衔的“搞笑”却与幽默毫无共同之处。为什么这么说呢?
  
  让我们先看看这“搞”字一说:  
词典里意为“干、办、弄”,在我们常用的“搞定、搞好,搞砸了”中它均作为动词,都有刻意去做的含义。而幽默,偏偏不是刻意做得出来的。刻意做出来的是笑话、是滑稽,并非幽默。就如现在电视里的许多所谓消闲节目,本不当笑,而是利用形式上的夸张、怪诞硬“搞”出点笑来;其实,有时插科打诨是连“笑话”也算不上的。有时:看着看着,你也确实笑了,但那不是会心的笑,而是嘲笑、苦笑,嫌其无聊、无可奈何的笑。
  
  而真正的幽默,是那种能反躬自笑的,从心灵深处产生共鸣而自然流露的,是信手拈来,自然贴切,而不矫揉造作、牵强附会的;它不但出于对人生具有幽默的看法,它对于幽默本身也具有幽默的看法。它可不是想“搞”就能搞得出来的。  
  幽默是一种智慧的表现,颇具幽默感的人到处都受欢迎,它不仅可以化解许多人际关系中的冲突或尴尬,还能给别人扩大其思维的空
间,反躬自省的机会。它往往能使怒气顿消,雨过天晴,亦可带给别人快乐,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人生有许多无奈,在生活中,岂能尽如人意?
  
但,“幽默”却能让你笑看天下古今愁、了却人间许多事。由此看来,能否“幽默”,并不单单指智慧和口才以及机灵与善辩,而要靠自己积累的知识底蕴,用诙谐而又不失庄重的形式释放,更须具备旷达超脱的生活态度。要知道:幽默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它是思维的火花、智慧的结晶,它是长期积累的结果。
  
  在这儿,摘取欧美陵园里,墓碑上写的几则令人莞尔一笑的墓志铭权作欣赏:  
  一种墓志铭是用死者的身份和职业做文章。譬如:在英国约克郡地区,牙医约翰凡·朗在自己的墓碑上写道:“我一辈子都花在为人填补蛀牙上头,现在这个墓穴得由我自己填进去啦。”  
  另一种常见的墓志铭主题是当事人的死因。
  
  譬如:在美国佛蒙特州安诺斯堡的墓园里,有一块碑上写着:“这里躺着我们的安娜,她是被香蕉害死的;错不在水果本身,而是有人乱丢香蕉皮”。更有一对夫妻为出生两周便夭折的孩子撰写的墓志铭颇令人玩味:“他来到这世上,四处看了看,不太满意,就回去了。”  
  这就是幽默:一种对世象的雍容大度,一种对人生的豁达、感悟;它并没使你为之捧腹大笑,也没让你为此悲天怜人,却能胜过说教,余音袅袅,博得你会心一笑……,
  
  有位教师,讲课时突然停止了授课;他面对混乱的课堂纪律,缓缓地对大家说:“如果坐在中间谈天的同学,能够像坐在后排玩牌的同学那样安静的话,那么就不会干扰坐在前排的同学睡觉了!”却让同学们在一阵轻松的笑声中恢复了正常的课堂秩序。  
  这就是幽默:他丝毫没动肝火,也无讽刺及挖苦,却以轻松诙谐的语言,起到了让学生清醒、自敛的效果。他既没让自己深陷烦恼,也没让别人尴尬难堪,反而产生亲和力并因此营造了一个融洽、合作的氛围……  
  幽默是一种境界,亦是一种能力。平等待人才能幽默;超脱豁达才能幽默;游刃有余才能幽默;聪明透澈才能幽默。
  
幽默的表达,有时靠肢体动作,如耸肩缩颈、裂嘴挂眉。但最多的是靠语言,靠语言的机智和含蓄;让人觉得意外而感悟默契、产生联想,忍俊不禁;而善于鉴赏幽默的人,其欣赏尤在于内心的体会。犹如一杯花茶,冲泡不得法,花的浓香掩盖了茶的芬芳浓郁,刺激,却没有那韵味。而喝的人,牛饮、豪饮,大解其渴,却不能品味生津、少了那分无穷回味。
  
  “幽默”一词最早是由林语堂将英文的 humour 一词翻译为中文的。之所以用幽默,当然是因为指其表达形式的特点为含蓄,默契。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民族都有其特点,都来自其深厚的文化积淀,因此想要理解幽默背后的深层含义,往往还必须了解它的文化背景、社会环境和相关的历史典故等。但无论幽默的制造者或者接受者,倘若他生性浮躁、迟钝或惯于装腔作势、心地狭隘,那么,他此生想必多半与幽默无缘……
  
  最后,让我们欣赏以下两则片段:  
  饭厅内,一个异常谦恭的人胆怯地碰了碰另一个顾客,那人正在穿一件大衣。  
  “对不起,请问您是不是皮埃尔先生?”  
  “不,我不是。”那人回答。  
  “啊,”他舒了一口气,“那我没弄错,我就是他,您穿了他的大衣。”  
  ——要做到理直气壮,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理直的人,往往低声下气;而理歪的人,却是气壮如牛。
  
  一个苏格兰人去伦敦,想顺便探望一位老朋友托马,但却忘了他的住址,于是给家父发了一份电报:“您知道托马的住址吗?速告!”  
  当天,他就收到一份加急回电:“知道。”  
  ——当我们终于找到最正确的答案时,却发现它是最无用的。  
  但愿幽默能融于我们的生活,与我们的生命同在。

 

2011年02月28日 - 温柔细雨 - 一丝小雨盈盈而落......

 

    
生活因幽默而美丽


    幽默是智慧与才华的显露。在平静的生活中,幽默是湖水中的涟漪;在豪迈的奋进中,幽默是激流中的浪花;在失败的困境中,幽默是黑夜里的星光。

  自嘲式的幽默让人感受到谦逊和豁达,能使紧张的气氛变得轻松,使陌生的心灵变得亲近。美国著名黑人律师约翰·马克在发表《要解放黑人奴隶》时,听众大部分是白人,尚且普遍对黑人怀有敌意,于是,他放弃了原来的“开场白”,讲道:“女士们,先生们:我到这里来,与其说是发表讲话,倒不如说给这场合增添点颜色’。“听众大笑,对立情绪被笑声驱散,此后的几个小时,会场秩序很好。

  调侃式的幽默使平凡的事情变得富有情趣,为呆板的生活添了一道风景。一位棋迷,棋艺不高,但恋棋如命,与人下棋屡战屡败。有人问他战果,答曰: “第一盘我没赢,第二盘他没输,第三盘我没有让他,杀得十分激烈,最后,人说和了算了,他还不肯!”这死要面子的调侃让人捧腹,言语中透出一股调皮可爱。

  比喻式的幽默能让人体会到学识的渊博,联想的丰富,把你的思绪带到一个广阔的空间。一位读者打电话求见《围城》的作者钱钟书先生,钱先生回答道:“假如你吃了鸡蛋觉得味道不错,何必想去认识一下那只下蛋的鸡呢?”

  对抗式的幽默体现出机智与敏捷。一天,德国大诗人歌德在公园里散步,在一条狭窄的小路上遇到一位反对他的批评家,这位傲慢的批评家说:“你知道吗?我这个人从来不给傻瓜让路。”歌德却说:“而我恰恰相反。”说完闪身让批评家过去。这种对抗式的幽默耐人寻味。

  幽默还是夫妻矛盾的稀释剂。有位业余作者跟妻子吵架后,几天互不说话。妻子一气之下便写下了离婚申请。这位朋友看出问题的严重性,便灵机一动,拿起一张铅印退稿单,和妻子开起了玩笑。他写到:“来稿收到,经反复研究,不予采用。现将原稿退回。谢谢支持!”其妻看后,忍俊不禁。夫妻和好如初。

  幽默给世界带来了许多笑声,幽默使人们在笑声中得到启迪,生活因为幽默而变得美丽,人生因为幽默而变得轻松。幽默是生活中一道挡不住的风景!




       米兰· 昆德拉有句话说:“人类一开口,上帝就发笑”。其实,人类天生就会制造各种各样的笑话,古往今来,四海皆同。在我们的身边,网络上的帖子、杂志期刊上的专栏、聚会时人们的谈资,似乎都已经离不开那些脍炙人口的笑话。不论是快餐似的爆笑段子,还是大师口中的幽默文化,竟都可能或者已经成为“经典”。生活中,有时需要一缕微笑,有时则需要开怀大笑。人们可以把笑当作一种警世寓言,也可以把笑当作一种处世哲学,更有些时候,笑也只不过就是一个玩笑而已。

爆笑演绎娱乐时代

  时下,在诸多网站有一类内容成了点击“新宠”——各种爆笑帖子以及爆笑图片。许多人进入网站,逢“爆笑”两字必点、必看、必笑,他几乎成为网民看新闻玩游戏后的另一种“网活方式”。
  我们可以先看几则搞笑的段子:
  ——蛇、蚂蚁、蜘蛛、蜈蚣几个人在家里打牌。玩了一会,大家商量去买饮料。蛇说:我没脚,我不去,让蚂蚁去。蚂蚁说:蜘蛛八只脚,比我的多,让蜘蛛去。蜘蛛说:我的脚再多也比不过蜈蚣大哥,让蜈蚣去吧。蜈蚣无奈,没办法,谁让我脚多呢?于是蜈蚣出门去买饮料。一个多钟头了,不见蜈蚣回来,两个钟头后,还不见蜈蚣回来。于是大家让蜘蛛出去看看,蜘蛛一出门就看见蜈蚣在门口坐着,蜘蛛很生气,问:你怎么还不去呀?大家等着呢。蜈蚣也急了,说道:废话!你们总得等我穿好鞋吧!
  ——一只蜗牛正在路上行进,结果后面来了一只乌龟从他身上辗了过去,后来蜗牛被送医急救,当蜗牛神智恢复清醒后警察问他当时的情况,蜗牛回答到:“我不记得了,当时他的速度太快了……”
  ——语文课,老师叫起一昏睡同学回答问题,该同学迷迷糊糊啥也说不出。老师无奈地说:“你会不会呀?不会也吱一声啊!”该同学:“吱。”老师汗下。
  类似的段子在网上可以说是铺天盖地,爆笑的方式可以看作对当前娱乐时代中流行文化的一种演绎,它是通俗的、民间的、大众的。也许有人会在生活中遇到伤心的事情,但是这些笑话可以扮演一个“笑脸”与“开心果”的角色,可以让人在紧张的生活节奏中得到休闲与放松。很多笑话的作者是年轻人,他们大都是抱着娱乐、健康的心态进行创作。
  面对这一现象,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孝正认为,爆笑文化自古以来就存在和流行。它反映了人们的内心追求,即身心健康快乐和可持续的乐。为什么要加上可持续的乐呢?因为像“今朝有酒今朝醉”,这也都是乐,但却是不可持续的乐。判断可持续的乐的一个关键要素是以什么为乐,即所谓的价值取向。上网看爆笑帖子,这里的乐子有些是中性或者说是无害的,而有些是有积极意义的,我们应该区别对待,一句话:提倡正确的乐,反对低俗的乐,禁止有害的乐,允许中性的乐。>>>

大师笑论幽默境界

  与娱乐的搞笑不同,幽默需要达到一种境界。从这一点上来说,也许真正懂得幽默的人就不能成为大多数了,不过,我们可以从一些大师级人物的评述中找到蛛丝马迹的线索,其实,真正的幽默还需要个人去用心体会,每个人都会找到不同的答案。
  ◆林语堂的幽默——首倡“幽默文学”
  林语堂一向以童心未泯自况,谈吐诙谐。1924年5月,他在《晨报》副刊发表《征译散文并提倡“幽默”》,第一次将西文中的“humour”译成“幽默”。“幽默”一词始见于《楚辞·九章·怀沙》,意为寂静无声。林语堂信手拈来,将它用得巧妙。
  1932年9月16日,林语堂和潘光旦等人发起创办的《论语》问世,这份半月刊以“幽默闲适”和“性灵嬉笑”见长,借“笑”暴露黑暗现实,有讽世之意。它可谓一鸣惊人,创刊号屡次加印,每期发行量很快达到三四万册。随即,幽默刊物纷纷亮相,幽默文章成时尚,以至翌载被称作上海文坛的“幽默年”。
  上世纪30年代前期,诚如鲁迅《一思而行》所说:“轰的一声,天下无不幽默……”幽默文学在我国异军突起,虽然有着特定的时代原因,但林语堂也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林语堂将幽默视为一种心境,一种人生态度,一种美学风格;他的《幽默》中,甚至认为:“无论哪一国的文化、生活、文学、思想,都是用得着近情的幽默的滋润的。没有幽默的国民,其文化必日趋虚伪,生活必日趋欺诈,思想必日趋迂腐,文学必日趋干枯,而人的心灵必日趋顽固。”林语堂及其同人积极提倡幽默文学,主张文风“清淡”、“隽永”、“甘美”,要求作品具有“性灵”、“闲适”的特点,逐渐自成一个小品散文流派。>>>
  ◆钱钟书的幽默——幽默至多是一种脾气
  钱钟书本人也偏好幽默文风,但他对林语堂式的“幽默文学”却评价甚低。他以为此类幽默脱离社会环境,不过是上等文人的小把戏。
  钱钟书在《论幽默》一文中用他自己特有的文风分析了笑与幽默的问题,“幽默当然用笑来发泄,但是笑未必就表示着幽默。刘继庄《广阳杂记》云:‘驴鸣似哭,马嘶如笑。’而马并不以幽默名家,大约因为脸太长的缘故。老实说,一大部分人的笑,也只等于马鸣萧萧,充不得什么幽默。”“幽默至多是一种脾气,决不能标为主张。”“幽默减少人生的严重性,决不把自己看得严重。真正的幽默是能反躬自笑的,它不但对于人生是幽默的看法,它对于幽默本身也是幽默的看法。提倡幽默作一个口号,一种标准,正是缺乏幽默的举动;这不是幽默,这是一本正经的宣传幽默,板了面孔的劝笑。我们又联想到马鸣萧萧了!”。>>>
  ◆关于幽默的名言——
  ●鲁迅:用玩笑来应付敌人,自然也是一种好战法,但触着之处,须是对手的致命伤,否则,玩笑终不过是一种单单的玩笑而已。
  ●林语堂:我很怀疑世人是否曾体验过幽默的重要性,或幽默对于改变我们整个文化生活的可能性——幽默在政治上,在学术上,在生活上的地位。它的机能与其说是物质上的,还不如说是化学上的。它改变了我们的思想和经验的根本组织。我们须默认它在民族生活上的重要。
  ●钱钟书:一个真有幽默的人别有会心,欣然独笑,冷然微笑,替沉闷的人生透一口气。
  ●王蒙:好的幽默并不只是让你笑,还让你哭呢!哭多了眼泪就会跌价,于是乎泪尽则喜,嬉笑之中仍然可以看到作者那庄严赤诚的灵魂。也许幽默的痛苦并不比痛苦的痛苦弱。
  ●钱仁康:幽默是一切智慧的光芒,照耀在古今哲人的灵性中间。凡有幽默的素养者,都是聪敏颖悟的。他们会用幽默手腕解决一切困难问题,而把每一种事态安排得从容不迫,恰到好处。

笑是一种生活态度

  不论是快餐似的爆笑段子,还是大师口中的幽默文化,对于普通大众来说,在乎的就是那种积极向上的心境与乐观健康的态度。生活中,有时需要颔首微笑,有时需要会心一笑,有时需要开怀大笑。人们可以把笑当作一种警世寓言,也可以把笑一种处世哲学,更有些时候,笑也只不过就是一个玩笑而已。以上的一些关于“笑”的现象其实是用来解释态度问题的。也许,人们在生活中会有很多郁闷的理由,不过,还是请尽量保持这样一种生活态度——微笑着面对走过来的一切人或事。



      自从幽默文学提倡以来,卖笑变成了文人的职业。幽默当然用笑来发泄,但是笑未必就表示着幽默。刘继庄《广阳杂记》云:“驴鸣似器,马嘶如笑。”而马并不以幽默名家,大约因为脸太长的缘故。老实说,一大部分人的笑,也只等于马鸣萧萧,充不得什么幽默。 

      把幽默来分别人兽,好像亚理士多德是第一个。他在《动物学》里说:“人是唯—能笑的动物。”近代奇人白伦脱(W.s.Blunt)有《笑与死》的一首十四行诗,略谓自然界如飞禽走兽之类,喜怒爱惧,无不发为适当的声音,只缺乏表示幽默的笑声。不过,笑若为表现幽默而设,笑只能算是废物或者奢侈品,因为人类并不都需要笑。禽兽的鸣叫,尽够来表达一般人的情感,怒则狮吼,悲则猿啼,争则蛙噪。遇冤家则如犬之吠影,见爱人则如鸠之呼妇(Cooing)。请问多少人真有幽默,需要笑来表现呢?然而造物者已经把笑的能力公开地分给了整个人类,脸上能做出笑容,噪子里能发出笑声;有了这种本领而不使用,未免可惜。所以,一般人并非因为幽默而笑,是会笑而借笑来掩饰他们的没有幽默。笑的本意,逐渐丧失;本来是幽默丰富的流露,慢慢地变成了幽默贫乏的遮盖。于是你看见傻子的呆笑,瞎子的趁淘笑——还有风行一时的幽默文学。

       笑是最流动、最迅速的表情,从眼睛里泛到口角边。东方朔《神异经·东荒经》载东王公投壶不中,“天为之笑”,张华注说天笑即是闪电,真是绝顶聪明的想象。据荷兰夫人(LadyHolland)的《追忆录》,薛德尼斯密史(Sudney Smith)也曾说:“电光是天的诙谐(Wit)。”笑的确可以说是人面上的电光,眼睛忽然增添了明亮,唇吻间闪烁着牙齿的光芒。我们不能扣留住闪电来代替高悬普照的太阳和月亮,所以我们也不能把笑变为一个固定的、集体的表情。经提倡而产生的幽默,一定是矫揉造作的幽默。这种机械化的笑容,只像骷髅的露齿,算不得活人灵动的姿态。柏格森《笑论》说,一切可笑都起于灵活的事物变成呆板,生动的举止化作机械式。所以,复出单调的言动,无不惹笑,像口吃,像口头习惯语,像小孩子的有意模仿大人。老头子常比少年人可笑,就因为老头子不如少年人灵变活动,只是一串僵化的习惯。幽默不能提倡,也是为此。一经提倡,自然流露的弄成模仿的,变化不居的弄成刻板的。这种幽默本身就是幽默的资料,这种笑本身就可笑。一个真有幽默的人别有会心、欣然独笑,冷然微笑,替沉闷的人生透一口气。也许要在几百年后、几万里外,才有另一个人和他隔着时间
空间的河岸,莫逆于心,相视而笑。假如一大批人,嘻开了嘴,放宽了嗓子,约齐了时刻,成群结党大笑,那只能算下等游艺场里的滑稽大会串。国货提倡尚且增添了冒牌,何况幽默是不能大批出产的东西。所以,幽默提倡以后,并不产生幽默家,只添了无数弄笔墨的小花脸。挂了幽默的招牌,小花脸当然身价大增、脱离戏场而混进文场;反过来说,为小花脸冒牌以后,幽默品格降低,一大半文艺只能算是“游艺”。小花脸也使我们笑,不错!但是他跟真有幽默者绝然不同。真有幽默的人能笑,我们跟着他笑;假充幽默的小花脸可笑,我们对着他笑。小花脸使我们笑,并非因为他有幽默,正因为我们自己有幽默。

       所以,幽默至多是一种脾气,决不能标为主张,更不能当作职业。我们不要忘掉幽默(Humour)的拉丁文原意是液体;换句话说,好象贾宝玉心目中的女性,幽默是水做的。把幽默当为一贯的主义或一生的衣食饭碗,那便是液体凝为固体,生物制成标本。就是真有幽默的人,若要卖笑为生,作品便不甚看得,例如马克·吐温,自十八世纪末叶以来,德国人好讲幽默,然而愈讲愈不相干,就因为德国人是做香肠的民族,错认幽默也像肉末似的,可以包扎得停停当当,作为现成的精神食料。幽默减少人生的严重性,决不把自己看得严重。真正的幽默是能反躬自笑的,它不但对于人生是幽默的看法,它对于幽默本身也是幽默的看法。提倡幽默作为一个口号、一种标准,正是缺乏幽默的举动;这不是幽默,这是一本正经的宣传幽默,板了面孔的劝笑。我们又联想到马鸣萧萧了!听来声音倒是笑,只是马脸全无笑容,还是拉得长长的,像追悼会上后死的朋友,又像讲学台上的先进的大师。

      大凡假充一桩事物,总有两个动机。或出于尊敬,例如俗物尊敬艺术、就收集骨董,附庸风雅。或出于利用,例如坏蛋有所企图,就利用宗教道德,假充正人君子。幽默被假借,想来不出这两个缘故。然而假货毕竟充不得真。西洋成语称笑声清扬者为“银笑”,假幽默像搀了铅的伪币,发出重浊呆木的声音,只能算铅笑、不过“银笑”也许是卖笑得利,笑中有银之意,好比说“书中有黄金屋”;姑备一说,供给辞曲学者的参考。



      “幽默”这个字在字典上有十来个不同的定义。还是把字典放下,让咱们随便谈吧。据我看,它首要的是一种心态。我们知道,有许多人是神经过敏的,每每以过度的感情看事,而不肯容人。这样人假若是文艺作家,他的作品中必含着强烈的刺激性,或牢骚,或伤感;他老看别人不顺眼,而愿使大家都随着他自己走,或是对自己的遭遇不满,而伤感的自怜。反之,幽默的人便不这样,他既不呼号叫骂,看别人都不是东西,也不顾影自怜,看自己如一活宝贝。他是由事事中看出可笑之点,而技巧的写出来。他自己看出人间的缺欠,也愿使别人看到。不但仅是看到,他还承认人类的缺欠;于是人人有可笑之处,他自己也非例外,再往大处一想,人寿百年,而企图无限,根本矛盾可笑。于是笑里带着同情,而幽默乃通于深奥。所以Thackeray(萨克莱)①说:“幽默的写家是要唤醒与指导你的爱心,怜悯,善意——你的恨恶不实在,假装,作伪——你的同情与弱者,穷者,被压迫者,不快乐者。”

       Walpole(沃波尔)①说:“幽默者‘看’事,悲剧家‘觉’之。”这句话更能补证上面的一段。我们细心“看”事物,总可以发现些缺欠可笑之处;及至钉着坑儿去咂摸,便要悲观了。

  我们应再进一步的问,除了上面这点说明,能不能再清楚一些的认识幽默呢?好吧,我们先拿出几个与它相近,而且往往与它相关的几个字,与它比一比,或者可以稍微使我们痛楚一点。反语(irony),讽刺(satire),机智(wit),滑稽剧(farce),奇趣(whimsicality),这几个字都和幽默有相当的关系。我们先说那个最难讲的——奇趣。这个字在应用上是很松泛的,无论什么样子的打趣与奇想都可以用这个字来表示,《西游记》的奇事,《镜花缘》中的冒险,《庄子》的寓言,都可以叫作奇趣。可是,在分析文艺品类的时候,往往以奇趣与幽默放在一处,如《现代小说的研究》的著者Marble(马布尔)便把Whimsicality and humour(奇趣和幽默)作为一类。这大概是因为奇趣的范围很广,为方便起见,就把幽默也加了进去。一般地说,幻想的作品——即使是别有目的——不能不利用幽默,以便使文字生动有趣;所以这二者——奇趣与幽默——就往往成了一家人。这个,简直不但不能帮忙我们看明何为幽默,反倒使我更糊涂了。不过,有一点可是很清楚:就是文字要生动有趣,必须利用幽默。在这里,我们没弄清幽默是什么,可是明白幽默很重要的一个效用。假若干燥,晦涩,无趣,是文艺的致命
伤;幽默便有了很大的重要;这就是它之所以成为文艺的因素之一的缘故吧。

  至于反语,便和幽默有些不同了;虽然它俩还是可以联合在一处的东西。反语是暗示出一种冲突。这就是说,一句中有两个相反的意思,所要说的真意却不在话内,而是暗示出来的。《史记》上载着这么回事:秦始皇要修个大园子,优旃对他说:“好哇,多多搜集飞禽走兽,等敌人从东方来的时候,就叫麋鹿去挡一阵,满好!”这个话,在表面上,是顺着始皇的意思说的。可是咱们和始皇都能听出其中的真意;不管咱们怎样吧,反正始皇就没再提造园的事。优旃的话便是反语。它比幽默要轻妙冷静一些。它也能引起我们的笑,可是得明白了它的真意以后才能笑。它在文艺中,特别是小品文中,是风格轻妙,引人微笑的助成者。据会古希腊语的说:这个字原意便是“说”,以别于“意”。因此,这个字还有个较实在的用处——在文艺中描写人生的矛盾与冲突,直以此字的含意用之人生上,而不只在文字上声东击西。在悲剧中,或小说中,聪明的人每每落在自己的陷阱里,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个,和与此相类的矛盾,普遍被称为 Sophoclcanirony(索福克里斯的反语)。不过,这与幽默是没什么关系的。

  现在说讽刺。讽刺必须幽默,但它比幽默厉害。它必须用极锐利的口吻说出来,给人一种极强烈的冷嘲;它不使我们痛快的笑,而是使我们淡淡的一笑,笑完因反省而面红过耳。讽刺家故意的使我们不同情于他所描写的人或事。在它的领域里,反语的应用似乎较多于幽默,因为反语也是冷静的。讽刺家的心态好似是看透了这个世界,而去极巧妙的攻击人类的短处,如《海外轩渠录》,如《镜花缘》中的一部分,都是这种心态的表现。幽默者的心是热的,讽刺家的心是冷的;因此,讽刺多是破坏的。马克·吐温(Mark Twain)可以被人形容作:“粗壮,心宽,有天赋的用字之才,使我们一齐发笑。他以草原的野火与西方的泥土建设起他的真实的罗曼司,指示给我们,在一切重要之点上我们都是一样的。”这是个幽默者。让咱们来看看讽刺家是什么样子吧。好,看看Swirt(斯威夫特)①这个家伙;当他赞美自己的作品时,他这么说:“好上帝。我写那本书的时候,我是何等的一个天才呀!”在他廿六岁的时候,他希望他的诗能够:“每一行会刺,会炸,象短刃与火。”是的,幽默与讽刺二者常常在一块儿露面,不易分划开;可是,幽默者与讽刺家的心态,大体上是有很清楚的区别的。幽默者有个热心肠儿,讽刺家则时常由婉刺而进为笑骂与嘲弄。在文艺的形式上也可以看出二者的区别来:作品可以整个的叫作讽刺,一出戏或一部小说都可以在书名下注明asatire。幽默不能这样。“幽默的”至多不过是形容作品的可笑,并不足以说明内容的含意如何。“一个讽刺”——asatire——则分明是有计划的,整本大套的讥讽或嘲骂。一本讽刺的戏剧或小说,必有个道德的目的,以笑来矫正或诛伐。幽默的作品也能有道德的目的,但不必一定如此。讽刺因道德目的而必须毒辣不留情,幽默则宽泛一些,也就宽厚一些,它可以讽刺,也可以不讽刺,一高兴还可以什么也不为而
只求和大家笑一场。

  机智是什么呢?它是用极聪明的,极锐利的言语,来道出象格言似的东西,使人读了心跳。中国的老子庄子都有这种聪明。讽刺已经很厉害了,可到底要设法从旁面攻击;至于机智则是劈面一刀,登时见血。“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这才够味儿。不论这个道理如何,它的说法的锐敏就够使人跳起来的了。有机智的人大概是看出一条真理,便毫不含忽的写出来;幽默的人是看出可笑的事而技巧的写出来;前者纯用理智,后者则赖想象来帮忙。Chesterlon(切斯特顿)①说:“在事物中看出一贯的,是有机智的。在事物中看出不一贯的,是个幽默者。”这样,机智的应用,自然在讽刺中比在幽默中多,因为幽默者的心态较为温厚,而讽刺与机智则要显出个人思想的优越。
  滑稽戏——farce——在中国的老话儿里应叫作“闹戏”,如《瞎子逛灯》之类。这种东西没有多少意思,不过是充分的作出可笑的局面,引人发笑。在影戏的短片中,什么把一套碟子都摔在头上,什么把汽车开进墙里去,就是这种东西。这是幽默发了疯;它抓住幽默的一点原理与技巧而充分的去发展,不管别的,只管逗笑,假若机智是感诉理智的,闹戏则仗着身体的摔打乱闹。喜剧批评生命,闹戏是故意招笑。假若幽默也可以分等的话,这是最下级的幽默。因为它要摔打乱闹的行动,所以在舞台上较易表现;在小说与诗中几乎没有什么地位。不过,在近代幽默短篇小说里往往只为逗笑,而忽略了——或根本缺乏——那“笑的哲人”的态度。这种作品使我们笑得肚痛,但是除了对读者的身体也许有点益处——笑为化食糖呀——而外,恐怕任什么也没有了。

  有上面这一点粗略的分析,我们现在或者清楚一些了:反语是似是而非,借此说彼;幽默有时候也有弦外之音,但不必老这个样子。讽刺是文艺的一格,诗,戏剧,小说,都可以整篇的被呼为asatire;幽默在态度上没有讽刺这样厉害,在文体上也不这样严整。机智是将世事人心放在X光线下照透,幽默则不带这种超越的态度,而似乎把人都看成兄弟,大家都有短处。闹戏是幽默的一种,但不甚高明。拿几句话作例子,也许就更能清楚一些:今天贴了标语,明天中国就强起来——反语。

君子国的标语:“之乎者也”——讽刺。
标语是弱者的广告——机智。
张三把“提倡国货”的标语贴在祖坟上——滑稽;再加上些贴标语时怎样摔跟头等等招笑的行动,就成了闹戏。
张三把“打倒帝国主义走狗”贴成“走狗打倒帝国主义”——幽默;这个张三贴一天的标语也许才挣三毛小洋,贴错了当然要受罚;我们笑这种贴法,可是很可怜张三。
  这几个例子摆在纸面上也许能帮助我们分别的认清它们,但在事实上是不易这样分划开的。从性质上说,机智与讽刺不易分开,讽刺也有时候要利用闹戏;至于幽默,就更难独立。从一篇文章上说,一篇幽默的文字也许利用各种方法,很难纯粹。我们简直可以把这些都包括在幽默之内,而把它们看成各种手法与情调。我们这样分析它们与其说是为从形式上分别得清楚,还不如说是为表明幽默——大概的说——有它特具的心态。

  所谓幽默的心态就是一视同仁的好笑的心态。有这种心态的人虽不必是个艺术家,他还是能在行为上言语上思想上表现出这个幽默态度。这种态度是人生里很可宝贵的,因为它表现着心怀宽大。一个会笑,而且能笑自己的人,决不会为件小事而急躁怀恨。往小了说,他决不会因为自己的孩子挨了邻儿一拳,而去打邻儿的爸爸。往大了说,他决不会因为战胜政敌而去请清兵。褊狭,自是,是“四海兄弟”这个理想的大障碍;幽默专治此病。嬉皮笑脸并非幽默;和颜悦色,心宽气朗,才是幽默。一个幽默写家对于世事,如入异国观光,事事有趣。他指出世人
的愚笨可怜,也指出那可爱的小古怪地点。世上最伟大的人,最有理想的人,也许正是最愚而可笑的人,吉珂德先生即一好例。幽默的写家会同情于一个满街追帽子的大胖子,也同情——因为他明白——那攻打风磨的愚人的真诚与伟大。




      最近,畅销书作家吴玲瑶来我校做了讲演“幽默处处有”。在引发众人欢笑之余,也引发我思考,幽默到底是什么?如何产生?与笑话和滑稽等有什么不同?我们都知道,幽默是个译音词。会法语发音者还知道幽默念上去多么像法文humeur。这个词大约是上世纪三十年代才译入中文,西文的原意是“体液”。在近代西医发展起来以前,欧洲人以为人有四种体液:血、痰、黄胆汁、黑胆汁。血多了会活泼;痰多了会迟缓;黄胆汁多了会暴躁;黑胆汁多了会忧郁。如果四种体液积量适中,人的禀性就平和,脾气就好,出言就诙谐,用英文说就是in one’s humor;反之,则是out of one’s humor,即暴躁,发脾气。所以,一个人脾气好,用英文说就是good-humored。鲁迅和林语堂对音译幽默曾有争论;一方认为“幽默”会误导读者,让人想到屈原《楚词?九章?怀沙》里的“孔静幽默”,以为是描绘寂静无声的状况,所以还是译作“诙谐”为好。另一方则认为“诙谐”不足以表达这一与人禀性有关的概念,还是应该译音,再通过讲解和使用来普及它。为此,林语堂身体力行,写了不少文章,做了很多讲演,推广幽默。可惜那些年国难当头,不甚适时。但在文化交流上,林语堂还是功不可没,硬是让幽默这个词流行了。

       然而,鲁迅的看法也有道理;幽默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还是被国人误解了,一般人的用法和开玩笑,耍贫嘴,以及滑稽表演没什么区别。但许多人觉得幽默还是有所不同,却道不明差别。还有些人给幽默图抹高尚的光环,说它是知识的结晶,智慧的象征,云云。其实,幽默还是与人的脾气更有关系;幽默并不是笑话的积累,而是自然的反应;往往表现在回答中,而不在主动的讲述里。

       我们都知道贝多芬和歌德对王宫贵族的不同态度:贝多芬在他们的马队面前昂首阔步,视若无睹;歌德却让开道路,毕恭毕敬地站在一旁。很多教育家津津乐道,盛赞贝多芬的傲骨,贬低歌德的谦卑。但如果他们读过歌德的作品,应该了解他崇高的精神境界,那绝非世俗之徒能够企及。一次,歌德在魏玛公园散步时,在一条狭窄的小径上迎面碰到一个经常在报纸上骂他的专栏评论家。这家伙气势汹汹地说:“对一个傻瓜,我绝不让步!”歌德答道:“我却让的。”说完,不动声色地站到一边。这就是幽默。歌德气质高雅,王宫贵族和那评论家在他宽广的心胸里根本没有位置,根本不配他动气。他和贝多芬的不同反应,只不过表现出两个人秉性不同而已。一个火爆,一个幽默。

     歌德这种幽默反应决不仅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能做出的。普通人,脾气好,遇事不怒,同样可能做出。有个老农进城,上公共汽车后,不小心,放了个响屁。身边一位娇小姐捂着鼻子骂道:“真臭,没教养!”跟着还“呸”地一声,朝窗外吐了一口。老农慢条斯理地说:“嚯,还有核儿哪!”(在屁中吃出核来)把一车人笑翻。假如他和小姐对骂,那就不是幽默了。

       爱尔兰戏剧家萧伯纳,年轻时以尖刻的讽刺及辛辣的文评和乐评著称,他甚至连美女都不放过。有位美貌的芭蕾舞演员曾写信示好并说:“要是我们结合了,生出的孩子一定像我这么漂亮,像你那么智慧。”萧伯纳回信道:“如果我们的孩子继承了我的嘴脸和你的大脑怎么办?”但有一次,他在邱吉尔面前栽了跟头。那是在二战之前,英国人惧怕战争,偏爱绥靖;邱吉尔因对德国态度强硬而讨人嫌。萧伯纳写了个话剧,在首演前寄给邱吉尔两张票并附便条说:“请带你的朋友来看演出,要是你有朋友的话。”邱吉尔把票退了回去,并说: “不幸,首演那晚我有事,不能去。能否送两张第二场的票,要是能有第二场演出的话?”当然,他们这是朋友间的玩笑。但很显然,萧伯纳的便条是讽刺,邱吉尔的回答是幽默,前者主动出击,后者随机应战。年纪大了,萧伯纳才逐渐温和。有一次,他被一个年轻人骑车撞倒。年轻人慌忙扶他起来,连连道歉。萧伯纳苦笑着说:“可惜呀!你要是再使点儿劲,就会因撞死萧伯纳而名垂青史了 。”他的讽刺已成熟为幽默。

       另一位爱尔兰作家王尔德更以出言机智、幽默著称。英国的D‘Oyly Carte 歌剧团曾出资送他赴美宣讲唯美主义,以便美国观众能看懂即将去美国巡回演出的,嘲笑唯美主义者的轻歌剧《佩兴丝》(Patience 女子名)。大家都知道王尔德在美国处处留下了珠玑妙语;殊不知,他刚一下船就遇到了对手,一度让他担心美国之行可能是他的滑铁卢。入关时,王尔德趾高气扬地说了句妙语:“I have nothing to declare except
my genius除了我的天才以外,我没有什么要申报的。”这话当然是他预先准备的,虽广为流传,其实不算本事。海关检查官随口答到:“That‘s the only thing not worth taxing in this country那是本国唯一不值得上税的东西。”其机智、其幽默令王尔德叹服。

       从这些典型的幽默中可知,幽默往往见于回应,而不在主动讲述。我们都知道,再没有幽默感的人,也可能背下几个笑话,模仿相声演员的方式,在聚会时逗大家一乐。讲笑话,就像胳肢人一样,只不过是用语言来胳肢人而已,并非幽默。即使是专业相声演员,如果他在台下,在平常生活中,总是跟你认真,一言不合,就要争吵,你还会认为他幽默吗?这种台上台下判若两人的演员,可不是没有。

       幽默就是无论对方多么专横跋扈,无论情形多么险峻艰难,也不发脾气、不动怒,心平气和地应对。波斯王大流士率大军侵犯希腊,据报旌旗蔽日,羽箭遮天。希腊城邦的斯巴达国王利昂尼达闻报,不慌不忙地说:“那好啊!我们就可以在荫凉里作战了。”无独有偶,二战时,德国武官在一次外交酒会上,曾经半开玩笑地威吓瑞士大使:“听说你们有五十万民兵。如果我们的元首派百万大军入侵,你们怎么办?”大使掰着手指,慢悠悠地答道:“我们一人放两枪。”

       日常生活中也不乏这类幽默。大概很多人都听说过,在公共汽车上有位书生,刹车时前倾,挤了前面胖大的少妇一下。那少妇见书生瘦小干枯,便骂道:“德性!” 书生推推眼镜,嗫嚅道:“不,是惯性。”如果书生与少妇认真辩解或大吵大闹,就不是幽默,也不会有人记得了。从台湾来美的已故作家周腓力,二十多年前以短篇小说《一周大事》一举成名。他在美国也经历过很多人熟知的奋斗史:因学文难以谋生而改专业,因经济萧条被公司解雇,等等。不得已,他只好自己开餐馆,在那种艰难困苦中,他说过一句必将长期流传的,幽默的豪言壮语:“美国人不给我饭吃,我给美国人饭吃!”

当然,以上所说的是狭义的幽默,是幽默最本质的含义。语言总是发展的,由这个狭义,无论在汉语里,还是西方语言里,幽默早已发展为我们通常所指的玩笑和对语言的机智运用,也有滑稽等通俗的意思。但我们总觉得幽默在骨子里还有点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想,那就是本文试图所寻之本,所求之源。


幽默智慧产生和谐人生 


联想到一句西方的幽默语:“所谓垃圾,就是放错了地点的好东西。”而既然放错了地点,就不妨重找个地方放,谁找对了这个地点,谁就能让那些“垃圾”大放异彩。

罗斯福还未当上美国总统之前,家中遭窃,朋友写信安慰他。罗斯福回信说:“谢谢你的来信,我现在心中很平静,因为:

第一、窃贼只偷去我的财物,并没有伤害我的生命。
第二、窃贼只偷走部分的东西,而非全部。
第三、最值得庆幸的是:做贼的是他,而不是我。”

一张口开莲花香;一双手勤作善事;一颗心有情有意;一辈子欢喜自在。

有一次,萧伯纳在街上行走,被一个冒失鬼骑车撞倒在地上,幸好并无大碍。肇事者急忙扶起他,连声抱歉,萧伯纳拍拍屁股诙谐的说:“你的运气真不好,先生,如果你把我撞死了,就可以名扬四海了。”

幽默的机智反应并非只是能言善道,而是一种快乐、成熟的生活态度,掌握了它等于掌握智慧结晶,得到快乐的泉源。

法国名人拿破仑,有一天到野外打猎,突然听见远处有人呼叫,他循声走去,看见一人落水,正大声求救。

拿破仑毫不犹豫的举起枪来,大声叫道:“喂!听好!你要是不爬上来,我就开枪打死你。”

那个人听了,顿时忘记落水的危险,立刻使劲全力向岸边游去。上岸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不救我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开枪打死我?”

拿破仑从容不迫的回答说:“假如刚才我不吓唬你,你就不会奋力游上岸,又怎么能脱险呢?”

第一个将Humor译为“幽默”的人是林语堂,他本人行事为人深具幽默感。林语堂认为“幽默的人生观是真实的、宽容的、同情的人生观。”

学习幽默,才能“乐观一切,笑看人生”;才能“开口就是智慧、发声就是天籁”。

幽默大师林语堂曾在某大学教授英文,第一天开始上课,他手提一个大大皮包走进教室,学生都以为是课本,当他打开来尽是有壳花生,林语堂则用英文大讲其吃花生之道。

他说:“吃花生要吃带壳的,一切味道与风趣,全在剥壳,剥壳愈有劲,花生米就愈有味道。”他再补充说:“花生米又名长生果,诸君第一天上课,请吃我的长生果祝君长生不老,以后我上课不点名,但愿大家吃了花生果,更有长性子,不要逃学!”语毕全堂莞尔。

中国人是比较不重视幽默的民族,从小到大的教育里,父母师长都教我们要“庄重”、“认真”;主因是中国传统的礼教文化,强调“君子不重则不威”。

反观,美国人可以不在意别人骂他顽固、奸诈、无赖,但却无法忍受“没有幽默感”的批评。美国文化里,“没有幽默感”一词似乎与做人失败、不受欢迎、令人讨厌……等词并列。

麦克阿瑟将军在为儿子所写的祈祷文中,除了求神赐他儿子“在软弱时能自强不屈;在畏惧时能勇敢面对自己;在诚实的失败中能够坚毅不拔;胜利时又能谦逊温和” 外,还祈求上帝赐给他“充份的幽默感”(And after all these things are his, add, I pray, enough of a sense of humor, so that he may always be serious , yet never forget take himself too seriously.)。由此更能窥见,幽默在西方社会中被赋予的崇高价值与肯定。

印度诗人作家泰戈尔(1861—1941年)接到一个姑娘的来信:“您是我敬慕的作家,爲了表示我对您的敬仰,打算用您的名字来命名我心爱的哈巴狗。”泰戈尔给这位姑娘写了一封回信:“我同意您的打算,不过在命名之前,你最好和哈巴狗商量一下,看它是否同意。”

丹麦童话作家安徒生(1805—1875年)很简朴,常常戴着破旧的帽子在街上行走。有个行路人嘲笑他:“你脑袋上边的那个玩意儿是什么?能算是帽子吗?”安徒生回敬道:“你帽子下边的那个玩意儿是什么?能算是脑袋吗?”

美国政治家查尔斯.爱迪生(1890--1969年)在竞选州长时,不想利用父亲(大发明家爱迪生)的声誉来抬高自己。在作自我介绍时这样解释说:“我不想让人认为我是在利用爱迪生的名望。我宁愿让你们知道,我只不过是我父亲早期实验的结果之一。”

一天,有人问英国首相邱吉尔,做个政治家要有什么调件。邱吉尔回答说:“政治家要能预言明日、下月、来年及将来发生的一些事情。”那个人又问:“假如到时候预言的事情未实现,那怎么办?”邱吉尔说:“那就要再说出一个理由来。”

幽默最基本的特点:

一、必须有趣或可笑。

这是幽默的美感特征,幽默就是引人发笑,但以讽刺别人而达到自已愉快的方式,那种幽默就一点都不美,而且令人生恶,造成许多人对自已的反感。

二、必须意味深长。

幽默绝不能像垃圾一般,丢了就忘了,要能细细的回味,以后还会想起,还觉得好笑,所以说幽默必须要适当,如果一直像小丑般,没有一句话是正经的,自然而然我们就无法感受到幽默背后纾解心情的真意,反而变成我们都知道对方要说什么,一点有趣感也没有了。

而幽默与讽刺,二者并没有太大的联系,幽默被喻为“温柔美丽的姑娘”,而讽刺则像匕首一样,刺得令人难受。

我们应该从四点下手去培养幽默感,提出下列几点给各位参考:

1、具有深刻的生活体验
2、敏锐的洞察力与想像力
3、高尚优雅的风度与自信、乐观轻松的情绪。
4、具有良好的素养与语言表达能力。

如果不正确使用幽默就无法真正了解,幽默,反而会造致许多不同的意见,如果自已又是个不乐观的就会深受其害。

幽默是人生交往的润滑剂,它在人们的生活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我们不能忘记生活是多彩多姿的。所以在使用幽默时,千万不能滥用幽默,一句妙语可以带来轻松与力量,但川流不息的妙语、笑话、讽刺,也能断绝沟通。我们可能会遇到这样的人,害我们不知所措,只好赶紧逃开威力过大的幽默轰炸。

有时候我们会遇到妙语如珠的人,但我们不要起于竞争之心,反而要倾听他内涵之语意,学习对方的长处,若你心中有不平的意念,一心只想用幽默来压倒对方,就可能使气氛陷入紧张,引发对方的仇视心理,就会造成以后别人对你的攻击,幽默是使沟通更加融洽,利用幽默产生的开怀大笑达到与人交流,让气氛非常愉悦。




非吉非凶

马克?吐温在密苏里州办报时,收到一个订户的来信。信中问:“马克?吐温先生,我在报纸里发现一只蜘蛛,请问您这预兆着的是吉?是凶?” 马克?吐温回信说:“这不是什么吉兆,也并非什么凶兆,这蜘蛛不过想爬进报纸去看看,哪个商人没有在报纸上登广告,它就到那家商店的大门口去结网,好过安安静静的日子。”


死是千真万确的

某一个“愚人节”,有人为了戏弄马克?吐温,在纽约的一家报纸上报道说他死了。结果,马克?吐温的亲戚朋友从全国各地纷纷赶来吊丧。当他们来到马克?吐温家的时候,只见马克?吐温正坐在桌前写作。亲戚朋友们先是一惊,接着都齐声谴责那家造谣的报纸。马克?吐温毫无怒色,幽默地说:“报道我死是千真万确的,不过把日期提前了一些。”


请寄标点来

台奥多尔?冯达诺是19世纪德国著名作家。他在柏林当编辑时,一次收到一个青年习作者寄来的几首没有标点的诗,附信中说:“我对标点向来是不在乎的,如用时,请您自己填上。” 冯达诺很快将稿退回,并附信说:“我对诗向来是不在乎的,下次请您只寄些标点来,诗由我填好了。”


笔杆贩子

有一次雨果出国旅行到了边境,宪兵要检查登记,就问他:“姓名?” “雨果。” “干什么的?” “写东西的。” “以什么谋生?” “笔杆子。” 于是宪兵就在登记簿上写道:“姓名:雨果;职业:贩卖笔杆。”


最佳答案

特里斯坦?贝尔纳(1868—1947年)在法国影剧史上占有特别的地位。他一生创作了大量的小说和剧本,后者尤其出名。有一次,法国的一家报纸进行了一次有奖智力竞赛,其中有这样一个题目:如果法国最大的博物馆卢浮宫失火了,情况只允许抢出一幅画,你会抢哪一幅?结果在该报收到的成千上万份答卷中,贝尔纳以最佳答案获得该题的奖金。他的回答是:“我抢离出口最近的那幅画。”


上吊的绳子

著名的剧作家萧伯纳个子长得很高,可瘦削得似一片芦苇叶,而切斯特顿既高大又壮实。他们两人站在一起对比特别鲜明。有一次,萧伯纳想拿切斯特顿的肥胖开玩笑,便对他说: “要是我有你那么胖,我就会去上吊。” 切斯特顿笑了笑说:“要是我想去上吊,准用你做上吊的绳子。”





清人笔记云,一官员对人推崇《论语》,说:“此圣人所立之言也,人若能做到书中一句,即可成圣人。”一纨绔谓:“我已做到五句,未必是圣人。”官员惊问哪五句,曰:“‘愿车马,衣轻裘’、‘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狐貉之厚以居’。”官员大窘。



赵南星《笑赞》记了一则秀才买柴的逸事。他喊道:“荷薪者过来。”卖柴的挑过来了。秀才问:“其价几何?”卖者报了价。秀才看了看,说:“外实而内虚,烟多而焰少,请损之(价钱低一点)。”卖柴的听不懂,挑着担子走了,秀才急得“噢噢”直叫。



《西湖游览志》记:明朝时,有乡师把《论语》中“郁郁乎文哉”读成“都都平丈我”,学生们照此读书。一老儒得知后前来纠误,谁知学生反认为这老头儿胡说,罢课而去。有人为此写了首诗:“都都平丈我,学生满堂坐;郁郁乎文哉,学生都不来!”



《醒睡录》记:一主人喜与门人拆字做暗语,一日,来了几位客人,门丁请示:“小山重叠水边酉,如何?”(出酒)主人看了看,答道:“一撇一捺夕看夕。”(人多)门丁诺诺而退。谁知一客人破译了,听懂了本义,也拆字一番,说:“文有口(吝),墙无土(啬),玄田牛一(畜生)。”主人面红耳赤。



    幽默与笑话之一: 长颈鹿和猴子结婚了,一年后,长颈鹿提出离婚说:“他妈的,我是过够了这种低头哈腰的日子了。”猴子说:“离就离,妈的亲个嘴还得上树!”

    幽默与笑话之二:  你变了,变的那样陌生,再也不是记忆中那熟悉的你了!看着你陌生的面孔,我的心都碎了!你怎么就能从可爱的小蝌蚪变成了蟾蜍呢?

    幽默与笑话之三:   一小影院放映片子,广告云:一美女莫名晕倒,被七男子强行拖入森林中,等待美女的……遂影院满座,屏幕打出片名:白雪公主。众人倒……次日,影院又打出广告:一如花美女和七个男人数载销魂实录(决非白雪公主)众人买票入场,见片名:八仙过海。遂全场昏厥……三日,众人又见广告:本院回报影迷,吐血奉献,七个可爱男孩和一对年轻夫妻的故事,情节曲折,男子被杀,其妻落入七个青春期男孩手中……众人蜂拥而入,见片名:葫芦娃七兄弟。众人吐血身亡。

    幽默与笑话之四:   一男一女打电话:男:“我们的关系还有救吗?”女:“电话上的一个键。”男:“是重拨键吗?”女:“不是,是免提键。”男的听完心碎了~

    幽默与笑话之五: 报纸上说抽烟对肺不好,所以我把烟戒了;报纸上说喝酒对肝不好,所以我把酒戒了;报纸上说交你这个朋友对心脏不好,所以……我把报馆给炸了!

    幽默与笑话之六: 当魔鬼在你窗前拍打着玻璃,蛤蟆正钻进你的被子,毒蛇在头顶盘绕,蚯蚓在你脚趾穿梭,蜈蚣已爬进你的鼻孔,别怕!我正驾着蜗牛赶来救驾!

    幽默与笑话之七:  下雨了,精神病院里好多人拿着毛巾香皂在雨里洗澡,只有一个人独自在窗台看着,院长高兴地问:“你怎么不去呢?”那个神经病人说:“那群 傻子笨的很,我等水热了再去!”

    幽默与笑话之八:   三只小蝌蚪到饭店去吃饭,当服务员为隔壁桌端上一盘红烧牛蛙时,三只小蝌蚪抱在一起,伤心地唱:“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长大,长大后就会被别人吃掉~ 幽默:一位风流的官人,路经怡红院,踏入院门,妈咪上前问:“客官要哪位姑娘啊?”官人答到:“最漂亮、最贤惠的。于是妈咪喊到:“****不要看短信了,下来接客。”

    幽默与笑话之九:  一只大老鼠进入花店,被一只小花猫追赶,大老鼠发现无路可逃,顺手拿起一束玫瑰药准备抵抗。小花猫一见,立刻低下了头,羞涩地说:“你真坏,人家还小嘛!”

    幽默与笑话之十:  蜈蚣先生向蚯蚓小姐求爱,不料后者却犹豫不决。蜈蚣:“你看你胖得一点儿体形都没有,还挑三拣四呀!”

蚯蚓小姐:“……我不会做家务。”

蜈蚣:“婚后什么活儿也不用你干,你看,我这100多条腿,勤快着呢!”

蚯蚓小姐:“问题也正在于此,我妈说,姑娘总得给恋人织条毛裤才好“。



2011年02月28日 - 温柔细雨 - 一丝小雨盈盈而落......

 

细雨相册 细雨音乐 细雨日志 细雨书香 细雨首页

 

强!古人10个长寿秘诀曝光 - 温柔细雨 - 一丝小雨盈盈而落......

强!古人10个长寿秘诀曝光   - 温柔细雨 - 一丝小雨盈盈而落......

 

 

详释C盘里每个文件夹的作用【电脑应用,不懂电脑的朋友一定要看看!】 - 温柔细雨 - 一丝小雨盈盈而落......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